上任剛兩月,川普放棄最大競選承諾

上任剛兩月,川普放棄最大競選承諾 1

美國東部時間3月24日,美國總統川普和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撤回了健保議案,取消原定於美東時間週五下午3點45左右進行的眾議院投票,理由是沒有取得足夠多的支持票。

新健保議案的撤回意味著川普政府就任後的第一件大事,同時也是共和黨在2017年的兩大議題之一的廢除歐巴馬健保宣告失敗,川普健保「胎死腹中」。

自競選期間開始,川普就誓言要廢除歐巴馬健保,還要保證「人人有健保」,並提出新的替代方案,這是川普勝選的主因之一。

川普之所以對歐巴馬健保充滿敵意,主要是該法案有核心的兩點問題引起巨大爭議:一是要所有人購買保險,達到一定收入而不買保險的,要繳納為收入2.5%的罰金。收入不足,近貧困線的人可以獲得政府補貼用來買保險。此為「強制條款」;二是保險機構不能以健康原因拒保,而且不能隨便提高他們的保費,所有人保費同健康同齡人相同,只有年齡和是否吸煙可以作為保費額度變化的根據。老人保費不得超過年輕人3倍,煙民保費不得超過不吸煙人50%。此為「保證條款」。

這項健保的理念與「自由連線」(共和黨內一個非正式組織,政治立場偏保守)共和黨人存在先天的衝突,更是一度以是否違憲的理由鬧上最高法院,歐巴馬本人更是被諷刺為「社會主義者」。

因此,川普1月20日上任後簽署首個行政命令,就是凍結卸任總統歐巴馬的醫療改革計劃,並高調向公眾展示簽字令。他要求各聯邦機構不得再為擴大這部法律的普及面而發佈新規、要求衛生與公眾服務部推遲實施健保法中任何可能給各州政府、健保提供方以及家庭和個人帶來「財政負擔」的條款等。

在川普之前的表述中,他的新健保方案要取消強制條款;取消健保跨州限制;允許個人使用醫療儲蓄賬戶;允許病人為醫療護理購買到價格優惠的藥品,鼓勵市場競爭,引進海外便宜藥物進入美國健保市場。

尤其聳動的是,川普還要對被全球醫藥界奉為圭臬的FDA新藥審批制度開刀,來精簡FDA審批流程、降低製藥企業負擔。,「75%到80%的FDA規定將會被廢除,(FDA的細則)不再是9000頁,而是100頁。」

川普承諾,會用一個「更棒的」方案替代健保,此前,由共和黨控制的參眾兩院已經相繼表決通過了預算調節程序,邁出了廢除歐巴馬健保的第一步。

但共和黨的新健保議案相比較於歐巴馬健保並無本質區別,被戲稱為「歐巴馬健保0.5版」,更有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警告,稱廢除「歐巴馬健保法案」將會導致3200萬民眾失去醫療保險,這與川普「人人有健保」的競選口號明顯相悖。他就任後,他指定的衛生部長普萊斯在國會聽證會上也對此拒絕表態,只是說當前被健保覆蓋的個人保持現狀,或者以其他方式覆蓋。

最終在美國眾議院就新健保法案的投票兩度被推遲之後,新健保議案因沒有取得足夠多的支持票而撤回健保議案,連投票流程都未能進入。

川普將這次失敗的責任歸咎為民主黨對該議案的反對。由於民主黨議員一致反對這項議案,川普和眾議院院長瑞安只能在共和黨內爭取到多數票。但要知道,目前,美國眾議院有435個議席,其中共和黨佔237個席位。由於5個席位處於空缺,川普版健保法案只需要在眾議院獲得216票就可以送交參議院,只憑著共和黨本身便可以推動議案進入投票階段,但川普的健保方案還是被撤回,這意味著此次的失敗更多是由於共和黨黨內意見不一。

瑞安代表的共和黨溫和派基本接受美國需要全民健保,因此主張只對歐巴馬健保進行微調,但這種折中務實做法無法讓擁護自由市場人士滿意,他們支持健保方案徹底市場化。

因此,川普和瑞安進退兩難,他們若對這些保守派議員讓步則會疏遠更多的溫和派共和黨人,他們擔心該議案在參議院過關的可能性,並影響連任的機會。因為新健保法案會讓為數眾多的美國人失去健保,而每一位議員在做出決策前必然要考慮這對自己選民的影響,否則,可能葬送自身的政治前途。估計大約有28名至35名共和黨人反對川普的議案。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川普本身對健保並沒有投注太多的精力。在新健保議案出來後,川普數次問手下:這真是一個好法嗎?  但自己又沒有興趣去研究議案的政策細節。據稱在談及政策時,川普對整個法案只向瑞安提了一個意見:bucket 這個詞不好,垃圾才需要 bucket,換成 phase 這個詞吧。

川普希望憑藉自身的人格魅力來推動法案的通過,他為此要與多方勢力打交道,而不能像做生意一樣,只需與一個對象談判,而這多方勢力的利益訴求是不同,乃至相衝突的,按了葫蘆起了瓢,滿足了一個惹惱了另一個,最後甚至自由連線和溫和派共和黨人都不高興。議員們表示,如果講個性,我們早就投他了。但如果這麼簡單,川普的大選之戰就不會如此艱辛了。川普用公司運作的方式管制國家,遭受了一次沉重的挫敗。

歸根結底,川普只是將新健保議案當成是一個可以快速收割的勝利果實的手段。而一旦他發現,這個果子並不好收,他就失去了興趣。

川普表示,健保法案沒能通過並不意味著他對保羅•瑞安失去信心。他說:「我喜歡議長。他非常非常努力。」

他表示,將在2017年稍晚的某個時候重新提議討論健保議案。但現在要結束在健保議案上的努力。

但這很可能在事實上宣告廢除歐巴馬健保的失敗。

川普給出的理由是,短期內不討論健保議案,是希望能判斷民主黨是否會主動在健保議案與共和黨合作。而他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了減稅。

川普稱:「我想說我們可能將開始盡全力推動減稅和稅改。這將是我們的下一步。」

川普健保的失敗,對川普政府的信譽造成了重大打擊,這代表著哪怕共和黨佔據白宮及兩院的多數黨地位,川普也未必有能力兌現他的競選承諾,這為他今後推動具有爭議的政治議題和財經政策蒙上陰影,這次失敗,讓他在其他重大立法上的挑戰迅速增大。

受這一消息影響,美國股市擔心川普推動稅改和刺激方案的能力不足,幾大股指同告下挫,標普500指數和道瓊斯指數收跌,並創下2017年最大單周跌幅。不過白宮正式宣佈放棄健保表決案後,股市略有反彈,說明市場似乎對此已做好準備,等待下一個催化劑。恐慌指數VIX一度升上14點的近期高位,最終收在13之下。

從更大的層面來說,川普並無法憑藉自身的影響力來「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現實給他上了一節政治課,讓他明白了體制的力量,以及國會不是靠威嚇就能就範的。在未來,川普的首要任務是彌合黨內矛盾,增進黨內團結,在爭議與矛盾不比健保要小的稅制改革中來挽救信譽。

(本文綜合自NBC、華盛頓郵報)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