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731部隊真相》的NHK:政治與社會夾擊下的困境

報導《731部隊真相》的NHK:政治與社會夾擊下的困境 1

8月15日——日本戰敗紀念日的前兩天,NHK 播出一部名為《731部隊的真相——精英醫學研究者與人體實驗》的紀錄片,引起熱議。日本政府一直以沒有歷史資料為理由,拒絕公開承認731部隊當年在中國犯下的罪行。這一次,NHK 電視台卻播出了原731部隊成員的認罪錄音,直接和政府立場對立。

作為公共媒體的 NHK(日本廣播協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廣播電視傳媒機構之一,一直以「不偏不黨」為運營方針,力圖保障獨立性和公共性,起到公眾民主教育、限制保守政治勢力和防止極端化思潮的作用。但隨著日本政治和社會狀況的變化,NHK 面臨政治干涉和民眾不認可的雙重困境,它的發展經歷和變革對公共媒體是否能夠保障公正可靠這一論題有著極其珍貴的參考價值。

憲法制衡下誕生的 NHK:獨立自主的新媒體

以東京鐵塔為背景開始時鐘倒數,隨著秒針指向七時整,時鐘向前射出世界和日本地圖,最後進入以藍為底的節目標誌——NHK 最有名的晚間七點新聞開場伴隨了無數日本人的記憶。然而,這個親民的媒體在成立之初卻蘊含著最激進的變革元素。戰後以制衡權力的和平憲法為背景誕生的公共媒體 NHK,從某種意義上意味著日本民主化社會的開始。

區別於戰前被政府控制的國營媒體 NHK,戰後 NHK 的創立是在駐日盟軍的監督下誕生的。為了避免軍國主義重蹈覆轍,GHQ(駐日盟軍總司令部) 決定在督促創立一個日本媒體機構作為公共監督的手段:向上監督政治權力,向下防止民主改革朝向共產主義化。於是,作為戰後民主化的一部分,GHQ要求政府重組一個新型公共媒體,作為一個公共性質的機構擔當向公眾傳播時事、教育、娛樂等作用,秉承全面公平,報導內容不能具有傾向性,並對國家、民族文化有所貢獻。

在這樣的背景下,NHK 具有一系列保障制衡權力和獨立的制度設計,其主要內容就是獨立的財源與經營委員會。

NHK 確立了靠收視費制度獲得穩定的獨立財源的財政基礎。 《廣播法》的第二章第 32 條規定,擁有電視機/收音機的家庭等同於自動與NHK 訂立契約,須按年向 NHK 繳納一定數額的收視費。這意味著NHK的運作不需要商業資本的支持,避免實力較強的壟斷資本憑藉其絕對的財力優勢扭曲市場,消滅對立意見的表達機會,更有利於促成政治公平和多角度明確對立的論點。最顯著的表現就是 NHK 的節目禁止播放商業廣告,也不需要國家財政撥款,除非有國家委託的對外廣播任務。由此可見,收視費制度是 NHK 作為獨立「公營媒體」運轉的基本保障。

經營人事上,《廣播法》規定設立 NHK 經營委員會,負責包括經營方針、收支預算在內的各重大事項的決議。經營委員會居於NHK運作的核心地位,由 12 人組成,其人選理論上應代表各地方和社會各領域的利益,並有各種條約規定:公務員、各政黨工作人員和在兩年以內的公職人員有違法犯罪行為者不能擔任委員,同一政黨人士在同一委員會內不得超過四人等等。

在「公共福祉」原則的指導下,NHK 選擇儘可能超越階層和政治派別,不傾向於左、右任何一派進行表達。最能體現其客觀中立的事件之一是「安保鬥爭」:1960 年,美國與日本簽訂新安保條約,條約中的駐日美軍和基地核武等問題非常敏感,民間激進的民族主義和主政派的保守政治主張產生激烈衝突,引發了戰後日本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和政治危機。在政府點名批評和民間激進組織的雙重壓力下,NHK 依舊選擇以客觀事實為基礎,製作了大量觀點中肯,資料全面的特別新聞節目,與具有鮮明政治派別的私營媒體區分開來,充分彰顯了其公共角色的重要性,也圓滿完成了其作為媒體的政治使命:超越保守派/右派權威和革新派/左派大眾的二分政治立場,通過不偏不倚的客觀報導促成知情的市民社會。

正是由於獨立性和為公眾服務的意識,從戰後初期到 20 世紀 90 年代,NHK 在新聞廣播領域一直處於大獲成功的統治地位,並獲得民眾的高度信賴。可以說,此時大部分日本國民的新聞知識和政治觀點,都是從 NHK 獲得的。據收視抽樣,在80年代初期,收看 NHK 不同時段新聞報導的觀眾佔到同時段觀眾總數的三分之一以上。同時期的民調也顯示,觀眾對 NHK 新聞報導的信賴程度高於其他私營媒體。即使是到了 NHK 走下坡路的 1997 年,民意調查仍然顯示,日本公眾對 NHK 新聞報導信息的信賴度是私營媒體、政府和國會的兩倍或以上。作為公共媒體和國民信息普及標竿的 NHK,有過其真正閃耀的榮光時刻。

NHK 的公共性困境:政治和社會的雙重夾擊

2013年,描寫二戰的小說《永遠的0》出版,狂銷350萬部,平均每週賣出5.3萬冊,令百萬讀者「為之動容和落淚」。之後,該作品又被改編成由偶像明星主演的電影,同樣大獲成功。然而,這本充滿右翼思潮的小說主要反對的不是戰爭,而是日本的戰敗,日本網站 2CH 上有網友稱其為「惡魔寫下的文字,印刷在廁紙上」;宮崎駿也認為它是「到處散播大和戰艦和零式的幻影」的作品。小說作者百田尚樹是既是得到首相安倍晉三讚譽的右翼作家,也是 NHK 執行委員。右翼作家擔任 NHK 要職這一引發強烈社會爭議的狀況深刻體現出 NHK 在當代社會中獨立性逐步喪失以及面臨左右博弈的尷尬處境。

作為公立媒體的 NHK 在立法上從兩方面受制於執政政府,首先是政治必須由國會選拔和任命經營委員組成經營委員會管理 NHK 事務,即政府可以掌控 NHK 管理者;其次是 NHK 的預算案需經過國會審議,設計這一機制目的本是讓國民選舉產生的議員對 NHK 進行監督和審查。但實際的狀態卻是,與執政黨和政治家保持深厚關係成了 NHK 政治記者的「隱性任務」,即 NHK 的財政支出被政府管制。

近年來,不斷有政府試圖干涉 NHK 的事件發生。小泉內閣打著「無聖域的結構改革」旗號,意圖將 NHK 民營化,使之成為一個單純的市場競爭性的媒體,最終失敗。安倍政府則選擇干預 NHK 的人事安排,讓小說家百田尚樹、評論家長谷川三千子這兩位保守派論客擔任經營委員。還讓與自己關係密切的籾井勝人出任 NHK 會長。2014年,籾井在就職記者會上稱隨軍慰安婦「在(戰爭中的)哪個國家都有」,還積極表示 NHK 的國際報導要「同政府立場一致」,節目內容「至少不能偏離日本政府觀點」。

同時,NHK 經濟上遭遇困境。1979 年,經營赤字的 NHK 不得不向國會提出提高收視費徵收額和要求批准相關預算的申請。但其預算案需經多數黨的「電波與廣播問題小委員會」審議後,才提交 NHK 法定的最高決策機構「 NHK 經營委員會」。黨派的壓制迫使 NHK 做出「對新聞報導的內容多加留心,不致引起問題」 的口頭承諾。

重重困境中,艱難搖擺的 NHK 開始表現不佳。近年來,NHK 在新聞和紀錄片中發佈了不少支持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以及一些激進的右翼觀點。日常運作中,NHK 的新聞報導則日漸中庸,通常圍繞官僚的活動對日常的政務內容進行直接轉述,這種對來自官僚機構的報導信息的依賴,客觀上也導致了對執政的保守勢力的幫助。

2001年「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報導是令 NHK 受到批評的重要事件之一。在製作關於該活動的紀錄片節目過程中,保守派和右翼對 NHK 施加壓力,導致 NHK 播放時予以了修改,縮短了播放時間。事後,不少左翼團體和學者對 NHK 提起訴訟,認為 NHK 剪掉活動重要內容,改變節目主旨,對觀眾造成誤導。儘管 NHK 最終免於承擔法律責任,但其公信力喪失的事實卻表露無遺。

和這次事件一樣,NHK 往往在討論日本政府所反對的政治問題時陷入雙重困境,一方面作為公共媒體必須顧慮一定的客觀性,另一方面又因為受到的政治控制而有部分妥協,所以往往同時受到來自兩方的社會壓力:左派人士認為對節目的整改是屈從於右傾保守政治家壓力的結果,右翼則抨擊 NHK 是「日奸」和左派走狗。在此基礎上,NHK 還要遭受信息時代下市場中種種新媒體的衝擊。

由於 NHK 的公共性和被保護的地位是在特殊歷史環境下由外來力量干預產生的,不參與市場競爭,還強制收取收視費用,大眾往往認為 NHK 是具有壟斷權力的大型機構,這一形象招致熱愛自由互聯網文化的年輕人的厭惡。

與此同時,各政黨越來越重視利用無審查和把關的互聯網進行政治宣傳,用看上去更親切和藹的方式貼近民心。自從2009年在日本彈幕網站 NICONICO 的調查中拔得絕對頭籌開始,自民黨便開始加強與該網站及其網民的積極互動。安倍稱讚 NICONICO 比傳統大眾傳媒更加公平公開,並在該網站開設個人和自民黨的視頻專欄,開展辯論直播,甚至親自參加大型線下活動——二次元熱血歡快的呼聲和彈幕中,傳媒巨頭 NHK 政治影響力第一的冠軍旅程正在終結。

改進中的NHK:公共性獨立媒體發展可能性

為了恢復受眾的信任,NHK 採取了一系列措施,《731部隊的真相》紀錄片就是其中一例。今年1月,前三菱商事副社長上田良一接任 NHK 會長。上田在就任記者會上承諾將遵守公平公正、自主自律的運營方針。之後,《731部隊的真相》紀錄片出爐,可謂是 NHK 向公眾熱切發出的「獨立宣言」。

影片播出後,有更多日本民眾開始反思歷史,在 NHK 官網的投票中(截至8月24日),68.5%的網友選擇「陷入沉思」,17.9%的網友選擇「哭了」,51.9%的網友表示「吃驚」。截至8月24日,《731部隊的真相》在 Youtube 上的瀏覽量近14萬次,評論達2063條。日本參議院議員小池晃在推特上發表了自己對節目的讚美和感想:「令人震撼,沉重的節目。沒有被追究戰爭責任的日本醫學界,有必要闡明事實。」可見,該紀錄片為NHK的公眾影響力重建做出了一定貢獻。

其實在此之前,NHK 早已為了保障其公共性和增強其影響力有過多次改革。2005年6月21日,NHK 公佈了2005年度「對視聽者的承諾」,承諾更多地提供與收視費相稱的豐富優質的節目,徹底實行收視費的公平負擔,將視聽者的意見反饋到實際運營上,根絕不正之風,在運營中重視透明性與信息披露責任等。為了客觀評估承諾實施的效果,NHK 還設立了「 NHK 承諾評估委員會」,由3名外部委員組成,負責測量和評估「承諾」實施的效果、視聽者對 「承諾」的態度等。同年9月,NHK「新生計畫」發佈,推行大幅度組織改革和業務改革,推進機構精簡,迎合數字時代廣播通信融合的趨勢。之後,NHK 在受眾調查和服務上更加重視。儘管面臨金融危機和經濟不景氣帶來的財政壓力,NHK 仍持續加大對於受眾服務方面的投入。根據公開報導,從2008財政年度到2010年財政年度,NHK 用於收聽收視受眾服務活動的經費從62 億日元增長317 億日元。

不過,這些改革都沒有解決NHK從立法上被政府限制的根本性問題。除此之外,紛繁複雜的社會環境仍然在衝擊這個公共傳媒搖搖欲墜的未來:自民黨幾乎連續執行50年,期間沒有強大的政治反對力量;媒介機構或記者個人與執政黨領導之間根深蒂固的私下關係;政治團體/勢力的暴力威脅;其他商業媒介的衝擊;泛娛樂化的侵蝕…… 這些逐步掏空日本媒體新聞自由的殘酷現實正緩慢扼殺對重大話題的批判性討論。

因此,不少日本學者提出,要想保障NHK的獨立和公共,只有進行制度改革的方法。例如,原《朝日新聞》論說委員,學者隈元信一就發表文章稱,應該從《廣播法》中削除命令性條款,將完全的自由性還給 NHK。同時,在經濟上徹底廢止撥款的作法,或保留撥款,但在 NHK 中開設專門的政府欄目,與自主編輯的節目區別開來,確保觀眾明確信息的來源。遺憾的是,迄今為止,這些學者的提議尚未得到有效推動。

世界範圍內,和NHK結構類似,從資金和監管上都有或多或少依賴政府的公共媒體機構還有英國的BBC,美國的 CPB 和 PBS 等等,它們同樣面臨著相似的處境與掙扎。

分享文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