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含自殺警示:性教育不該有羞恥感,父母更需心理輔導

林奕含自殺警示:性教育不該有羞恥感,父母更需心理輔導 1

近日,網絡上流傳了一段女作家林奕含接受媒體的影片,這段影片把她和她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帶到了眾人面前。這部小說2月份出版,林奕含一舉成名。這與其說是一本小說,更像是一部林奕含早年遭受性侵的回憶錄。這段往事一直糾纏著她,讓她最終選擇了上吊自殺來結束自己年僅26歲的生命。

生活總是用一次又一次的悲劇提醒我們,有些問題需要重視,也必須重視。可等到事件過後,一切又都會回到常態。

呂靜淑從事心理諮詢20餘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學校裡擔任心理輔導工作。在她的個案中,不乏性侵犯、性騷擾等案例。在她看來,早年的性侵會對兒童的成長造成極大的傷害。如果不及時干預,很可能會影響兒童一生,對她今後的婚戀、人際關係的處理產生負面影響。

陷入自我厭惡

《「女童保護」2016年性侵兒童案件統計及兒童防性侵教育調查報告》顯示,2016年發生兒童被性侵案件數量433起,比2015年增加93起。受害人778人,其中719人為女童,佔92%。被性侵的兒童以7至14歲的中小學生居多,受害者年齡最小不到2歲。

根據這個數據,平均每天都有一個兒童遭受性侵,相信實際的數據會比這個更多。通常,這類性侵都是「熟人作案」,比如老師、鄰居、親屬或者是父母的朋友。孩子在遭受性侵後,很少會主動告訴父母。即便告訴父母,可能也會被「不要亂說」頂回來。孤立無援中,孩子只能選擇默默忍受,直到被發現。

呂靜淑直言,遭受性侵的孩子、特別是被熟人性侵的孩子,可能一輩子也無法擺脫這個陰影。對他們而言,很容易陷入認知迷霧中,理不清自己和犯罪者之間的關係,會產生強烈的自我罪責感。

「如果是被一個陌生人性侵,孩子反而容易說出口,父母以及外界也會一致認為是對方的錯。」呂靜淑指出,遇到熟人性侵,問題就複雜很多。拋開外界環境不談,孩子自身的認知就會撕裂。從她接觸的一些孩子裡,她能感受到很多痛苦和掙扎。有些孩子會厭惡自己,她們總會想,如果當時沒有去老師辦公室,直接回家,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如果當時喊出「不要」,對方是不是就會停止侵犯?如果……

孩子迷失在「如果」中,慢慢就開始否定自己、厭惡自己。更難以啟齒的,是孩子可能會開始享受這段不正常的關係。這時,她們內心的矛盾就會更加強烈,甚至會憎惡這樣的自己。

這種自我否定的過程,可能會延續一生。也因為這種否定,會使得她在下一段親密關係裡處於不平等的位子。有些人會認為,對方對自己不好,那也是因為自己不完美、不純潔,是自己活該。

父母也需心理輔導

除了自我撕裂,家人的態度也會讓孩子備受折磨,有時甚至比遭遇性侵所受的傷害更大。父母可能會因為起初的不相信,讓孩子經受更多的折磨;也可能因為顧慮到週遭的壓力,希望家醜不要外揚,選擇沉默;有些甚至還會責罵,認為是孩子誘惑對方才遭到性侵。

對於把父母看成是自己依靠的孩子而言,這種不信任和責難,足以摧毀她們。當然,我們也不能苛責父母,畢竟父母都是愛孩子的,他們的一些言行可能並不是為了折磨孩子,他們也心痛,也懊惱,卻無法正確表達。

「父母也不是神,也會自責,會逃避。」呂靜淑遇到過一個孩子,因為父母和隔壁鄰居關係好,有時就會把她放在隔壁鄰居家照看一會兒。孩子回家和父母說起隔壁叔叔對她做了不好的事情,父母起初也不以為然,以為是孩子小題大做。還教育孩子,叔叔代為照顧她,不能亂說。直到東窗事發,父母才懊悔不已。父母也自責,認為是自己的錯,才讓孩子遭到這樣的打擊。

在一些偏遠的地區,「貞操」可能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如果孩子遭到性侵,父母會選擇隱瞞。因為一旦傳播出去,孩子長大後就沒辦法嫁人,沒辦法過上正常的生活。這種想法固然「食古不化」,但在那樣的環境裡,又何嘗不是父母愛的體現?「性是一件很隱晦的事情,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處理的方法都會不同。」呂靜淑說。

在呂靜淑看來,遇到這類問題,不管是父母還是孩子,在有可能的情況下,都需要在必要時尋找專業的心理諮詢師幫助。如果遇到極端情況,也必須及時就醫治療。實際上,孩子被性侵,父母可以做的事真的不多,唯有「陪伴」與「傾聽」。父母要明白,自己並不是萬能的,也不要在孩子沮喪、脆弱的時候說一些大道理或者心靈雞湯。比如,事情總會過去的,你要堅強。每個人的一生中都會遇到很多挫折,熬過去就好了……

這些話對遭受了性侵的孩子而言,都無足輕重。與其說這些,不如聽孩子傾訴。在聆聽的過程中,不要打斷孩子,也不要妄加評論。父母可以做的,就是讓孩子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也讓孩子知道,她不是一個人,不管什麼時候,父母都是愛她的。

心靈的創傷,絕非一時半會兒可以癒合。即便現在好了,在人生的某些特殊時刻,這道傷疤可能又會裂開。學會與自我對話,只有自己的心靈足夠強大了,才能拯救自己。

至於孩子遭遇性侵後是否要報警,呂靜淑表示,這個得看孩子的意願和承受能力,報警有時未必是最好的選擇。她曾經遇到過一個案例,孩子遭到性侵,家人和孩子都很勇敢,選擇報警。可強姦的舉證非常困難,全世界都一樣。一旦上了法庭,孩子是否能承受住被質疑的壓力,能否在眾目睽睽之下把被侵犯的細節一一說清,這些都是在報警前必須要考慮的。

雖說,被侵犯並不是孩子的錯,但如果這一切暴露在公眾視野裡,勢必也會成為一種談資。大環境很難在一日間翻面,鍵盤俠也無處不在。作為父母,如何才能真正保護好孩子,的確值得深思。

性教育不能有羞恥感

當我們無法改變環境時,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對孩子進行更好的教育,包括人格教育和性教育。性教育,在當下始終有爭議,此前的「教科書事件」相信大家還都記得。

如何進行有效的性教育?專家們都有自己的看法。北京林業大學性與性別研究所所長、著名性教育專家方剛此前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建議,父母應該成為孩子性教育的第一任老師,好的性教育可以在共同沐浴中成長並瞭解差別。

方剛強烈建議家長和自己異性的孩子共同沐浴,在浴室中赤條條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對方身體的差異,小孩子就會很自然地詢問一些關於身體差異的問題,這就是一種教育。按照國際性教育的經驗,到有一方覺得不舒服的時候,這就是共同沐浴該結束的時候。方剛在性教育上所倡導的賦權理念並不是不管孩子,而是鼓勵孩子成長,並把選擇權交給他們。

對於很多人而言,「共同沐浴」有點難以接受。的確,性教育其實並沒有一種絕對正確的方法,很多時候是需要因人而異。呂靜淑認為,教育的方法多種多樣,不管用哪一種,教育者本身不能感覺「羞恥」。

現在的性教育讀物中,陰莖、陰道、自慰等,都是常見詞。如果教育者在說到這些時,也扭扭捏捏,感覺不好意思,那就不要教。這種扭捏,反而會讓孩子有幻想。事實上,這也是父母教育子女時最常見的尷尬。呂靜淑建議,如果實在無法說出口,那性教育也可以換一種方式。最終的目的,就是要讓孩子知道自己「身體的界限」,哪些地方是不可以被外人碰的。

需要強調的是,除了性教育,人格教育也很關鍵。可能父母不知道該如何與孩子談論「性」,那就讓孩子學會尊重。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