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1

9月24日德國聯邦議院選舉結束,當晚出爐的初步計票結果顯示,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DU)及盟友基社盟(CSU)獲得33%的最高支持率。如選前預期,梅克爾將開始第四次德國總理任期。不過和四年前相比,基民盟、基社盟的得票率下滑了8.5%,是基民盟在梅克爾領導十二年以來,成績最差的一次,也是基民盟在戰後70年來成績最差的一次。而聯合執政的社民黨(SPD)的支持率下滑5.2%,只拿下20.5%的選票,跌入歷史低谷。今年最大的贏家,反移民、反伊斯蘭化的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則異軍突起,獲得12.6%的支持率,一躍成為德國第三大黨,也成為二戰以後第一個取得聯邦議院席次的右翼政黨。在另類選擇黨(AfD)的慶祝集會上,該黨領導人兼首席候選人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高調宣佈將展開對梅克爾的「狙擊」,開啟針對難民問題處理的議會調查,誓言「奪回我們的國家與人民!」。雖然梅克爾贏得了「苦澀的勝利」,另類選擇黨(AfD)挺進聯邦議院將徹底改變了德國政黨的政治生態,使德國黨派勢力體現的政治光譜明顯向右推移,德國社會將在難民問題、全球化與歐洲一體化等問題上更加分裂。這個成立於2013年的「小黨」為什麼能夠在短短4年裡取得這樣的成果?仔細分析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得票,前東德地區高漲的支持率增長為另類選擇黨(AfD)的崛起奠定了基礎。

另類選擇黨(AfD)在前東德的六個聯邦州成績斐然,獲得了21.5%的支持率,僅次於基民盟,成為前東德地區的第二大政治勢力。另類選擇黨(AfD)更是在薩克森州取得了27%的選民支持,成為該州第一大黨。另類選擇黨(AfD)的支持率高低的劃分,和聯邦德國和民主德國的國界線不謀而合。

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2

民調機構infratest-dimap的調查顯示另類選擇黨(AfD)在前東德的六個聯邦州獲得了21.5%的支持率

從境內頻發的仇外暴力事件,到PEGIDA(愛國的歐洲人反對伊斯蘭化運動),再到這次在大選中崛起另類選擇黨(AfD),東部地區都似乎為右翼民粹主義思潮滋生提供了溫床。許多學者對德國東部暴力仇外組織和另類選擇黨(AfD)黨的興起進行了研究,雖然沒有統一的結論,但學者一致認為這是多種原因相互作用的結果。首先是經濟因素,自1990年兩德統一後,雖然東部獲得了大量來自西部的「輸血」,但德國東西部之間的經濟差異並未根本改變。據2015年出版的《德國統一報告》顯示,東西部在人口發展、工業實力、財富狀況、經濟結構等方面都有明顯的差異。儘管經濟差距在縮小,但直到2015年東部的可支配家庭收入不到西部的一半,月平均工資只有西部的三分之二,工業生產力只有西部的73%,而德國最大型的三十家企業沒有一家位於東部。較低的工資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使大量東部年輕勞動力湧入西部聯邦州以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造成了東部社會生活的蕭條。在這種情況下難民問題就成為東部民眾不滿現狀的替罪羊,與其說是擔心難民造成的影響,不如說是對在現代社會中成為失敗者感到恐懼。當然,這並不是一個東部特有的現象,在西部同樣也有一些被「遺忘」的角落。

其次,東部地區的居民缺少與外國人相處的經歷,這種不瞭解容易造成對移民的恐懼。過去,民主德國奉行的外國人政策是將外國人和當地人隔絕。二戰以後,民主德國的外國人比例只有2%到4%。而從越南、波蘭、匈牙利等社會主義友好國家招聘的合同工都居住在特定的集體宿舍,同東德老百姓幾乎沒有接觸。1988年之前甚至規定他們當中的婦女不准在東德生子。兩德合併後,這一外國人政策雖然被取消,但直到現在,前東德地區移民僅僅占人口的4%-9%。諷刺的是,相對許多西部聯邦州25%的外國人口,移民數量較少的東部反而比西部更排斥移民,尤其是在接收的難民人數比例少於5%的薩克森州和薩克森-安哈爾特州。

另外,東部民眾的身份認同也扮演了一個重要因素。很多前東德人感覺自己在西部人面前沒有自信,抱有「二等公民」的自卑感,因此會強化自己的民族自豪感。面對西部在經濟和物質生活上的領先,部分前東德人容易鑽入右翼的”牛角尖”,反感「外來」的人對他們的行為指手畫腳。其是在薩克森州,原本反映鄉土情懷的自豪感現在被用來排斥外來移民。東部地區的「過度」自我認同,形成了排斥外來者、外來文化的本能反應。開姆尼茨工業大學研究極端主義的學者曼內維茨表示,那些主觀上認為自己是社會轉型犧牲品的人,會去尋找外部因素以平衡自己的失落感,於是將自己的不滿發洩到難民,穆斯林,甚至所有的外國人身上。

前東德政府的歷史遺留問題也是導致東部地區產生極右思想的原因。根據德國哥廷根民主研究所發佈的《德國東部的右翼極端主義和排外研究》,前東德時期的過度社會控制使得在這裡缺乏政治競爭的經驗,這裡的老百姓不習慣政策討論和協商,要麼全盤接受,要麼全盤拒絕,要麼訴諸暴力。對此,德國聯邦政府東部事務專員格萊克(Iris Gleicke)曾尖銳的評論:”在東部一些地區仇外和極右思潮非常嚴重,是無法僅通過政治討論就能解決的”。

需要注意的是以上四點雖然都解釋了前東德的六個聯邦州和右翼民粹主義思潮的聯繫,但是引發這些聯繫的,除了東德自身的政治經濟問題,還有兩德合併造成的經濟社會鴻溝。1990年,時任聯邦德國總理科爾力排眾議,拋棄了漸進式的融合方案,由聯邦德國主導了德國的「重組」,將西德馬克引入東德,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合併。當時聯邦德國政府提出,要用三至五年的時間拉平東、西部居民的生活水平差距,並盡快完成東部的經濟改造,實現東、西部經濟並軌。然而政治體制的成功轉變,並沒有帶來預期的經濟騰飛。東部工業由於長期受計畫經濟體制的限制,企業的產品結構單一,缺乏國際競爭力,快速私有化和資本主義化進程造成了前東德地區大規模失業、工廠倒閉和人口外流。曾經的東歐社會主義「大家庭」經濟冠軍,現在需要長期依靠西部的「輸血」,直到今天依然沒有培養出自己的「造血」的能力。如此的慘痛經驗使得東部民眾對這樣的 「一夕劇變」心存膽怯,對新的變化和新的移民充滿疑慮。

2015年難民危機爆發,梅克爾在當年秋季決定向難民開放邊境後,難民湧入德國帶來了一系列問題,比如政府的安置能力是否足夠、社會治安、就業和融入等。德國民眾對國內安全形勢惡化的擔憂加劇,民調機構infratest-dimap的調查顯示,62%的受訪者擔憂德國治安會明顯變差,6%的人擔心伊斯蘭在德國影響力增加。作為一直對接受難民政策持堅定反對立場的唯一政黨,另類選擇黨(AfD)打破一個又一個的禁忌,用一個又一個爭議話題,吸引了很多的選民,進入一些重要聯邦州的州議會,更在本次聯邦議院選舉中大放異彩。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承認,正是梅克爾在2015年實行的歡迎難民政策讓另類選擇黨(AfD)起死回生、支持率暴漲。

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3

另類選擇黨(AfD)在各個選區的支持率(來源:German Federal Returning Officer)

事實上,早在2016年難民危機仍在高潮時,另類選擇黨(AfD)就在位於德國東部的梅克倫堡─前波美拉尼亞州地方選舉中,借助民眾對總理梅克爾難民政策的不滿情緒,一舉拿下將近22%的選票,超越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成為該州議會第二大政黨,而這裡恰恰是梅克爾的聯邦議會選區。但在同年西部的的薩爾州和北威州選舉中,該黨的支持率僅在10%左右。同樣的在2017年的大選,另類選擇黨(AfD)雖然在西部表現平平,但在東部吸引了大量支持者。

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4

選項黨在大選中各聯邦州的的支持率(來源:德國之聲)

2017年大選中,中間路線的保守派陣營的支持率大幅流失至另類選擇黨(AfD)。在另類選擇黨(AfD)這次獲得的選票中,有69萬張來自上一次大選未參加投票者,還有98萬張選票來自以前聯盟黨(CDU與盟友CSU的聯合黨)的支持者,47萬的支持者來自以前的社民黨。但值得注意的是,過半流失選民是出於對於主流政黨的不滿和失望而轉投另類選擇黨(AfD)。由於主流政黨並沒有認真對待部分選民擔心德國主體文化受到打擊和伊斯蘭勢力在德國擴展太快的憂慮,迎合了這一需求的另類選擇黨(AfD)成為一部分選民發洩情緒的出口。民調專家在德國廣播電台接受採訪時表示,另類選擇黨(AfD)未必能解決實際問題,但它在競選時抓住了難民這一熱點話題,並展示了與主流政黨的區別。2017年,隨著歐盟-土耳其難民協定的達成,來德國申請避難的人數大幅度減少,另類選擇黨(AfD)的支持率也相應下降。但在大選10天前,另類選擇黨(AfD)通過攻擊性言論使得難民話題再次發酵。民調專家表示,雖然選民出於抗議把票投給了另類選擇黨(AfD),但是這並不代表選民完全認同另類選擇黨(AfD)的排外極端言論。

為什麼前東德地區更傾向於支持極右翼政黨? 5

保守派陣營的支持率大幅流失至極右翼政黨(來源:德國之聲)

9月24日當晚,當選的梅克爾在基民盟總部對面支持者坦言自己預期著更好的結果,並承諾將傾聽選擇黨支持者的「擔憂和焦慮」。想要重新贏回這些選民的心,在東德出生長大的梅克爾,必須面對另類選擇黨(AfD)的挑戰,並逐步化解德國人民,尤其是東部人民對國家面目全非的恐懼。在柏林的另一端,另類選擇黨(AfD)和自己的支持者在慶祝自己的勝利,場地內掛滿了白色與藍色的氣球,支持者歡呼不絕。然而,選擇黨慶祝集會的引來了反對選擇黨的示威,數百名抗議者吶喊著「民族主義沒有容身之地」和「仇外主義不是另類選擇黨(AfD)」的口號。另類選擇黨(AfD)在混亂中崛起,另類選擇黨(AfD)內部的「激進派」和「溫和派」之爭也讓另類選擇黨(AfD)自己陷入混亂。一天之後,另類選擇黨(AfD)聯合領導人,黨內「溫和派」的標誌人物佩特裡突然宣佈退出該黨,讓另類選擇黨(AfD)內部數月以來的內部爭鬥公開激化。雖然另類選擇黨(AfD)的分裂將削弱自身的影響力,但相信另類選擇黨(AfD)這樣的右翼民粹力量可能會在德國的政治光譜中存在相當長的時間。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