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遊戲代練2 – 遊戲代練員和組織者的共識與差異

中國網路遊戲代練2 - 遊戲代練員和組織者的共識與差異 1

2015年6月見到老潘時,他趴在一個不起眼的格子間裡工作,若不是他起身,根本無法看到他。跟絕大多數網絡遊戲客服不同,他當時43歲。 老潘是中國第一代網遊代練者,2002年開始代練,但隨著年齡增長,他對具體代練工作力不從心,2009年轉做了客服,跟玩家溝通代練的細節。他是筆者訪談中所遇到最早從事代練,也是最為年長的代練員。 老潘所在的網絡公司的老闆是當年一同出道代練的夥伴,其他人或成立了網絡公司,或做起了實業,至今還從事代練有關的只有他了。「每個人適合做什麼,不適合做什麼是天生的。我就不適合做領導,老張(公司老闆)有領導才能,」當年的夥伴,成了現在的老闆,老潘流露出對當前境況不滿的情緒,「當年跟 […]

分享文章:
繼續閱讀

中國網路遊戲代練1 – 游弋在灰色地帶的遊戲代練

中國網路遊戲代練1 - 游弋在灰色地帶的遊戲代練 2

那些沒有足夠時間、耐心或能力一般,但求勝心強的玩家們,如何玩好網遊?找代練。 日趨完善的互聯網絡技術及計算機性能,推動了全球範圍內的網絡遊戲內容或畫面的升級。網絡遊戲內虛擬物品不菲的價值以及虛擬貨幣的交易行為等虛擬經濟的興起,促使了網遊代練全球化的爆發。 與此同時,新世紀以來中國網絡爆炸式增長和國家政策對遊戲產業的大力支持,網絡遊戲在中國遍地開花,加之廉價的人力勞動成本,中國短時間內就形成了具有完整的、面向全球的代練產業鏈,迅速成為了世界各國代練的中心地。 從2014年開始,筆者以代練作為研究對象,展開了為期近四年的田野調查。考慮到中國網絡遊戲及地域間經濟發展狀況差異,筆者訪談了上海、山東青島 […]

分享文章:
繼續閱讀

為什麼中國倫理劇中都是女性遭遇婚姻危機?

為什麼中國倫理劇中都是女性遭遇婚姻危機? 3

中國當前流行的「離婚主婦逆襲記」和「霸道總裁愛上我」敘事的巧妙結合,既未觸及家庭內部兩性分工的不平等,也未深入探討資本主義父權體系下家務勞動與職場工作的共生關係,而是仍然將階級壓迫和性別壓迫再次放入兩個區隔的空間,從而將家庭內外的矛盾衝突演化為男人和女人之間永遠無解的兩性爭鬥,將中產焦慮和陰影置換為中年主婦如何提高自身戰鬥力,嚴防死守斗「小三兒」的性別敘事。 自2003年發佈的《婚姻登記條例》取代了之前的《婚姻登記管理條例》,從而進一步簡化了結婚及離婚的手續之後,中國的離婚率一直居高不下,進入了繼1950年、1980年兩部《婚姻法》頒布後的第三次離婚潮。在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隨著社會流動的加 […]

分享文章:
繼續閱讀

北韓核武問題已至臨界點

北韓核武問題已至臨界點 4

北韓核問題由來已久,從2006年開始,北韓已經進行了5次核試驗,僅在2016年就有兩次。隨著北韓核技術的發展日趨成熟,東北亞地區的安全穩定局勢受到嚴重挑戰,進一步增加了全球局勢的不確定性。4月初,中美最高領導人會晤取得了良好進展,在東北亞安全問題上交換了意見。我們認為,當前北韓核問題已經到了臨界點位置,中美南北韓四國間在基本問題上缺乏必要的共識,且北韓與其他國家間的分歧越來越大。在此情形下,有必要警惕未來一個月內北韓核問題突然惡化帶來的風險。 1985年12月,北韓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並於1991和1992年先後與南韓和國際原子能機構簽訂《關於朝鮮半島無核化共同宣言》及《核安全協定》,朝 […]

分享文章: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