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數肺癌發現時已是晚期,靶向藥物能否控制腫瘤

半數肺癌發現時已是晚期,靶向藥物能否控制腫瘤 1

據統計,肺癌總體五年生存率僅為16.1%。

生存率低的一大原因在於,早期肺癌檢出率低,不少患者在發現時已經是晚期。為什麼肺癌發現的時候大部分都是晚期?這是很多患者及家屬十分疑惑的一點。

教授解釋,現有的數據顯示,肺癌患者50%發現時已經是晚期。這主要是因為肺癌早期的症狀不明顯,等到出現症狀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當然,並非沒有辦法早期發現肺癌。吳一龍教授指出,每年做一次低劑量的螺旋CT,就可以更早地發現肺癌。這個檢查費用並不算高,但他並不主張人人都去做篩檢,而是推薦高風險人群去做。

何為高風險人群,大致可以分類兩類:其一,抽煙的人。比如,每天抽煙要達到一包以上,且有20年以上的煙齡。其二,家族裡有肺癌患者,或者說有癌症患者的人。比如說,父母、爺爺、兄弟姐妹,三代之內有血緣關係的這些人也屬於高風險人群

「這樣有的放矢地提高篩檢率,可以減少不必要的放射性輻射。」吳一龍教授說。

早期的肺癌,可以通過手術治療。從目前來看,對於肺癌的根治,仍沒有比外科手術更有效的治療手段。遺憾的是,臨床上不少患者在檢查出肺癌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了手術的機會。這部分患者,是不是就沒有機會了?就只能掰著手指頭數日子了?未必。如今,晚期非小細胞肺癌的患者中,有不少可以通過靶向藥物延長壽命。

研究統計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約佔肺癌病例總數的85%,其中約30%~40%會發生EGFR基因突變,EGFR-TKI藥物的應用,使患者的生存期得到顯著延長。然而,腫瘤幾乎不可避免地產生抗藥性,導致疾病再次進展。

如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多的EGFR突變患者,人數佔全球近一半。大多接受一代、二代EGFR-TKI藥物治療的患者,會在治療後一年左右抗藥性。隨著精準醫療的進步,大約三分之二的抗藥性患者出現T790M突變。為了克服T790M抗藥性突變,第三代肺癌靶向藥物出現了,並已於近日上市。

可讓人疑慮的是,即便是第三代藥物上市,之後也勢必會再次發生抗藥性?那到時候又是否有新的藥物能接上?即便能接上,這依舊不是一個治本的方法,也並不能治癒肺癌。患者又如何能過得心安呢?

對於這個問題,陸舜教授反問,為何一定要干掉癌症?既然已經到了無法手術的階段,何不換一種思維方式,用一些低毒性的藥物去控制住腫瘤,使其成為一種像高血壓、糖尿病那樣的慢性病。雖然需要終身服藥,但只要不降低生活質量,不會奪走人的生命,也就沒什麼可怕了。

「If you want to beat cancer, you must think like cancer.(如果你想戰勝癌症,你必須像癌症一樣思考)」陸舜教授說,這是國外醫學界流行的一句話。簡單來說,腫瘤和細菌不一樣。細菌被稱之為「foreign body」,也就是外來物,不是人與生俱來的,所以我們可以用抗生素幹掉它。但腫瘤,其實自己身上長出來的,是自己的細胞產生了變異。實際上,腫瘤細胞有99.9%成分跟正常細胞一樣,只有那個0.1%的成分不一樣。如果你一定要把它幹掉,也就是在和自己對抗。腫瘤細胞要活命,就會不斷地進化、強大。可以這麼說,我們在和癌症的鬥爭過程中,只有階段性的勝利,是不可能將其徹底消滅的。所以,人也不可能長生不老。

當然,不把腫瘤細胞幹掉,不等於不作為,我們可以選擇通過一定的方式控制它。陸舜教授指出,可以通過越來越低毒性的藥物,實現長期控制。這也是現在腫瘤治療的一種策略。

「雖然你們覺得一個藥就管十個月,疾病就進展了沒什麼用,但這個已經很了不起。一個藥管十個月,十個藥就管一百個月。」陸舜教授直言,一百個月,對於晚期轉移性肺癌來講是革命性的。當然,目前臨床上並沒有十個藥可用,但現在找到的兩三個藥就已經能達到四年以上的生存率了。未來,也就會有更多的可能。

如果藥物能達到控制腫瘤的目標,自然是好。可不得不提的是,靶向藥物高昂的價格並非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

的確,臨床醫生在制定治療方案時,會考慮到各種因素。對於患者而言,也需要根據自身情況,選擇不同的治療方案。

需要提醒的是,靶向藥物也並非所有患者都適用。在治療前,需要做基因檢測。只有藥物和靶點匹配時,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否則,再貴的藥,也只能是打水漂。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