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橫掃圍棋界 被AI支配的恐懼感席捲而來?

近日,神秘「人」Master在圍棋界掀起血雨腥風,在挑落聶衛平、柯潔、古力等一眾頂尖高手取得60勝1平的戰績後,Master的神秘身份揭曉,Google公司明確表示Master是AlphaGo的升級測試版。此次人機大戰引發全民圍觀,Master的不敗戰績再將人工智慧推至輿論的風口浪尖。

被支配的恐懼感襲來:

人工智慧或將加速超越人類

Master連克圍棋頂尖高手後,圍繞人工智慧的討論席捲網絡,網民觀點呈現多元化趨勢。多數網民具有較強憂患意識,擔心人工智慧將搶占人類工作機會,恐懼它們終將擁有自主意識從而統治人類。部分看熱鬧群眾則熱衷於利用段子調侃人機大戰。還有網友感慨人工智慧的迅速發展,期待其在科學領域的運用,並開始探討人工智慧的倫理界限。圍繞圍棋展開的言論集中於討論人工智慧戰勝棋手的原因,思考職業圍棋今後發展的意義等。

總體而言,恐懼和擔憂等悲觀情緒一度佔據主流。高曉松在Master連勝後感慨稱「多少代大師上下求索,求道求術,全被破解。未來一個八歲少年只要一部手機就可以戰勝九段,榮譽信仰灰飛煙滅。等有一天,機器做出了所有的音樂與詩歌,我們的路也會走完」,這一表態也引發眾多網民共鳴。早在1997年,人就在與超級電腦「深藍」的國際象棋對弈中就敗下陣來。但一直以來,圍棋被公認為棋牌類遊戲中最難被電腦攻克的一種,多年來成為一座堡壘,堅持捍衛著人類的尊嚴。然而,Master和AlphaGo的出現再次打破了這個局面,人工智慧的飛速發展可見一斑,越來越多人開始相信,人工智慧會迅速發展直至超越人類。這也是人工智慧在圍棋界戰勝人類,引發軒然大波的重要原因。

完美營銷:

Google和圍棋界的雙贏之路

Master宣佈是AlphaGo升級版後,柯潔第一時間發佈微博,表示自己早已知道內情,Master所在野狐圍棋網,被披露古力正是投資人之一。再加上Google此前關於人機大戰的暗示,對Master身份的不置可否。種種蛛絲馬跡都顯示,Master的人機大戰是Google的一次創意營銷。澎湃新聞指出,在這一次圍繞Master的營銷當中,「勝利」的不僅有Google,也有弈城網和野狐網兩家網站,短短一週內,它們的名字已經通過無數媒體被人們熟知。顯然,此次人機大戰,Google和圍棋實現了雙贏,而Google在這次創意營銷中的技巧使用令人驚嘆。

首先,製造Master神秘身份,引發全民好奇和圍觀情緒。與2016年3月AlphaGo與李世石大戰的大張旗鼓不同的是,這次Master與眾高手的對決是「悄悄」進行,在接連橫掃中日韓圍棋高手後,Master才聲名鵲起,不斷刷新的連勝紀錄更吊足了網民的胃口。「Master是誰」成為貫穿始終的輿論話題。

其次,善於選擇時間點和把握宣傳節奏,偶有「爆點」。Master選擇在體育賽事較少的跨年時間段進行比賽可謂「深思熟慮」。與重高手的對決過程中,也並非只有冷冰冰的輸贏結果,小細節、小花絮成為吸引輿論關注的重要因素。如突發性:Master因為「被掉線」終結連勝紀錄;人情味:Master擊敗聶衛平後向其致敬,打出一行繁體字:謝謝聶老師;話題人物的吸引力:大戰落敗後,柯潔人生第一次住院等。

第三,Master所代表的人工智慧引爆關注度,圍觀者參與討論延續話題熱度。Master身份被揭曉後,網友欣喜自己成為歷史的見證者,也開始擔憂人工智慧的迅猛發展。圍觀者轉變為人工智慧話題的討論者,紛紛對人工智慧的未來發展空間、方式等發表看法和觀點,爭論致使輿論熱度居高不下。

恐懼源於未知

人工智慧發展大勢不可逆

人類對人工智慧的恐懼,源於未知,這個空白的想像空間則主要被科幻電影所佔據,《機械公敵》、《駭客任務》、《魔鬼終結者》等科幻電影很大程度上為我們塑造出人工智慧終極發展就是統治人類的刻板印象。實際上,電影中人工智慧超越人類只是表象,人類的慾望、貪念、無底線才是導致人工智慧失控的根本。

任何技術的發展都有風險,對人工智慧的恐懼不可怕,如何去壓制這份恐懼,避免所恐懼的事發生或許更重要。從網友的悲慘情緒中不難看出,多數擔憂聲音均是建立在人機對立的基礎上,也就是說人類與人工智慧為對立面,將形成部分民眾的恐懼心理,實質上,這或許反應出人們在面對迅猛發展的人工智慧,尚未「設置」好雙方的相處模式。一旦形成人與機的互補模式,恐懼心理將會得到大大緩解。Google曾明確表示:「對於作為有潛力新技術的人工智慧,將慎重討論如何在符合倫理的情況下、負責任地加以發展」。此次人機大戰所引發的人工智慧大討論,或能推動人工智慧發展倫理界限逐步形成規範。

時至今日,人們的生活方式因為人工智慧在不斷發生變化。數據化、智能化、智慧化的生產方式,是工業4.0革命的大勢所趨,人工智慧將在推動工業4.0的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人類與人工智慧的關係絕不會止於「對決」,相信未來更多的將是全新的「合作」。所以,與其拘泥於恐懼感,不如思考如何最大化地獲取人工智慧福利來為人類造福,幫助更多人適應、接納人工智慧時代。正如媒體評論而言,「人與人工智慧,將是一個合作關係,人類不必恐懼。它們有助於人類從重複性的勞動中解放,讓我們得以進行更多創造性的工作。

分享文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